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xt小说下载网-风铃txt小说网

txt小说下载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暖暖..九份  

2010-05-07 19:10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走过飞满蚊子的走道。拂晓已过还是一片漆黑的静默。柔软的地毯消化了所有的声音,脚步声,关门声,万物尘埃落定声。眼前的光线渐渐开朗。自己像是一只终日穿梭下水沟的老鼠。日日夜夜就这么活着。终有一日浮上了台北的海平面。阳光冲不破乌云的枷锁。仍被紧锁着。空气中漂浮着烤土司刷上大片奶油的甜蜜,刺激着我昏睡未醒的神经。有时我只是很想带着心去远方。经过一伏又一伏绿野。翻过一壑又一壑的山谷。直至疲惫的停歇。
今天让我去九份。

     车舱空空荡荡的。还没有充满隔夜的污浊。 我坐在进门的第一个座上。眼光的焦距直勾勾的透过前方的车窗。硕大的如落地玻璃,又好似一块宽荧幕,不断地放着永不重复的电影。大巴在市区内盘过一家家酒店。驻车开门。关门开车。反反复复的,让人不知不觉的犯困。导游不停地用英文中文粤语夹杂地说着。窗外的人何时开始撑起了伞,几日前绵延不尽的细雨何时开始重复着,我竟没有察觉。又不知熬过了多久时间。一块亮绿色的路牌由远方向的雨雾渐渐向我驶来。我看的真切。


     右前方。暖暖

     车如预期。在暖暖并没有任何停留。庆幸自己手中在睡梦里也是握着相机,才记录下了这张期许已久的片子。这一路没有音符的偎依,我用手指不断的擦着显示屏。想让白字书写的暖暖再清晰些。MV里的木站也被收入眼帘。只是今天的淅淅沥沥让它略显孤单冷清。车太快了。甚至没让我看清那两个相互搀扶的背影正面是什么模样的脸庞。不过这好像也没重要。在微笑中,我感觉自己又融化着睡下了。

     九分是山城。顺着曲折的山路到达这座天空之城已是下午时分。这里很像海对岸的乌镇。房檐很像。曲道很像。老人家的微笑很像。只是在乌镇,我看不到年轻人的身影,听说没上年纪的人都为了赚钱拼命的外逃。只有走不动的老人与东栅西栅留了下来被豢养参观。如果生活只是种条件反射。我便可以欣然接受你们的背离。只是第一眼自己还是更喜爱这里。古朴中却满溢着年轻意义的所在。不断有年轻的男子把沉重的钢筋,模板架在健硕的肌肉线条上。往山上行走。充满着活力。扭曲的石板路总是很快的拐弯出现尽头,幸好不必担心迷路。忙的不可开交的芋圆阿伯。烤墨鱼肠的阿姨。捏红糟肉的小妹妹,千与千寻的老街画面一下子跳入了脑海。或许是因为有雨。本该有的叫卖声音乐声都未曾发生。两旁穿行的游人也慢悠悠地拖着脚步,不愿奢侈的消受滴答的时光。竖崎路是主街的一条分叉。全台第一家电影院──升平戏院便隐于这条路间。两侧陈旧的壁画在昏黄的灯光下若隐若现。我蹭听周遭导游们的介绍,这里原来是黄金之城。一到夜晚星罗棋布的金矿变星星点点满布山野。只是后来矿枯竭了。城就没落了。侯孝贤的悲情城市,宫崎骏的千与千寻可以带给它名气,财富,但再也拾不回当年的风情。想要发展的人是无辜的。可怜的城便要终日背上了不属于自己的原错。很好笑的事又发生了。脑海中又跳出了我们当年拌嘴的模样。无辜的总是我。认错的总是你。那么最后留在角落抚慰伤口的应该只会是永远没错过的人吧。陈绮贞的九份咖啡馆是很不错的音乐,曲子每两个音符之间总留够了间隔让人去遐想。想起昨晚看到的帖子。是一套很美丽的贴图。只是名字甚是恐怖,因咖啡而更爱厦门。内心一丝震惊。这个舶来物竟然已经深入了城市成为她新的名片。狂躁的城市让我无言。

     守旧的我,还是不合时宜的喜欢古朴掉渣的茶吧。我自嘲着拐进九重町茶馆。门口铺着鹅卵石砌成的一段小道。两旁衬着嫩柳。茶馆四面开放着,往来的风便可以畅通无阻。捡了个靠窗能看海的座不是件难事。想起在厦门的时候,为了一个靠海的茶座在佳丽酒楼曾与人拌嘴,争的面红耳赤。自己不禁一笑。心欢喜得认为炉子上的水也是幸福的沸腾着。一杯热茶冲淡雨水的寒气。店中没有其余客人。老板本是专心致志的刻着手中的木雕。却突然心有灵犀般抬头,与我

    相视一笑。我拾起手边被风吹起的小册子,书脊印着关于九分。风泛翻着。

    这里只有一条路。石板铺成,走着世世代代的九分人。传说山上的人喜欢这里。城依山傍海,城中的人每日每夜就这样习惯地伴着壮阔。男女老少都不愿离去。山下的瑞芳跟暖暖是九分的母亲,滋养着这座山城。每个九份人下山采购都会买回九份,城的名字就这样传开了。外人笑称这里20岁年轻人的心脏却是在80岁的跳动。是不是一个名字,可以有一百种生活。一千次心动。却没有任何一次后悔。遥想此刻若突然老去,也能安心接受。遥想如果我的眼里只有你。世界会不会因为我们暂时停止。我便可以等待你从过去赶来,从远方回头。共赏手边的仙境。而我真的不该臆想对么。轻叹之间,杯耳已近冰凉,我辞别了店长。继续上行。

     城的一零七号是间转角的酒吧。我走进。找了个位置坐下。房间飘荡着的只有空气。桌上一打纸下躺着一只笔。用力划划竟是没有干涸。心中窃喜又激起了到处留句的兴致。突然很想说说酒。生命只是一场梦幻。我们浪费时光于许多不甘。徒劳便更来不及看清他。如果你不愿苟且生存着。日夜只担心着死亡。那么请跟我走。酒杯里满满的颓废怎么也喝不完。就让自己心甘情愿的醉倒在这里。永世的温柔乡。待到笔起之时。还是没有店主的身影。或许打烊时间他已经睡下了吧。就这样悄悄的打扰。再悄悄的掩盖。在门口回首观望,此刻或许是我这辈子唯一踏入这里的时光吧。眼底的一切现在就像过去,将来也都不会有任何改变。

     转身发现雨停的很悄然。而每个人依旧撑着伞。小心翼翼的在石阶上走着。阳光已经透过散去的云海碎碎打在朵朵蠕动的蘑菇上。好生可爱。伞群里混杂了许多卡通头像。海绵宝宝,阿拉蕾,都在气喘吁吁的爬着坡。国立九分小学矗立在山巅之上。突然遐想自己的小学如果是在这。会是怎么样的情景。全世界的小学应该都是欢乐的吧。规矩的坐姿,热闹的课间,男生簇拥着的小公主,男生嘲笑着的小胖妹。哭鼻子,耍赖皮,放课后撒野,对天边星光一望无尽的追逐。不停的奔跑。脚上挂着泥泞。眼睛却永远不离开飞行的轨迹。而长大了。是不是再也迈不开沉重的步伐。就像自己已经疲倦了再去登高。一窥里面的究竟。

     回程的尽头是最初的起点。同行的旅客们都还未耗尽自己的留恋。我独自靠着崖边湿淋滑溜的木栅栏。万籁齐鸣,伴着海送来的清风。我听见了自己的心跳。它被包裹着咸湿的黏腻。保持自己的节奏。我机械的啃着苹果。没有去皮。回味的唾沫星却有点海水的苦咸。
初夏之出,夏末之沫。突然间我发现,原来自己也会滔滔不绝的说自己的事情。诉说从开始到现在到未来。从我曾以为到我始终坚信。安全又兴奋。像个孩子。今天是我逃离那个世界的第三天,坚持做个每天都突破自己一点的人。

   五月的天,空气开始新鲜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